首页|资讯|人物|文化|音乐|网址| 图库|校园|车讯|范文|社团| 商城|族谱|庵寺|聊天|专题|论坛

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

您的位置:首页 > 李木平:历尽坎坷只为年年丰

人物专访

历尽坎坷只为年年丰——记年年丰美食山庄总经理李木平先生

路,有看得见的地上的路,有看不见的心路。路是人类改造自然形成的历史轨迹,路是勇敢者披荆斩棘开辟出来的。路是曲曲折折的,世界上绝没有笔直的阳光大道,世界上绝对没有两条完全相同的路。人生的路漫长而多彩,就像在天边的大海上航行,有时会风平浪静,行驶顺利;而有时却会是惊涛骇浪,行驶艰难。但只要我们心中的灯塔不熄灭,就能沿着自己的航线继续航行,人生的新境界就会出现在眼前。正如李木平所走过的路,虽然充满坎坷曲折,但他凭着潮汕人所特有的拚搏精神艰难地前进,直到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阳光大道。今天,我们有幸走进李木平的心路。
一见面,即感觉到李木平身上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度、一种儒雅之气。他脸上挂着真诚而亲切的笑容,使彼此之间一下子缩短了距离。
坐下来之后,我们没有急于进入主题,先介绍我们编撰《潮人之光》的意义,相互探讨潮人精神取向等一系列我们所关注的问题。最后谈到采访他时,李木平慢条斯理地说:“我觉得自己的一生实在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大的亮点……”
李木平是谦和的。或许,他不像拥有庞大身家的大富豪那般发出耀眼而灼人的光,但是,正是一个又一个像他这样自认为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人,从微薄演变成雄厚,从渺小转化为伟大,始终如一地用他们的脊梁,支撑着我们变动的社会。
终于,李木平终于进入被访者的角色了。他头脑冷静,思绪敏捷,组织语言的能力十分强,流出来的话语,谦和而不失热情,平淡而不失机敏,生动而充满人生哲理。他的声音和蔼,有时,会情不自禁地绽开源自内心的真诚笑容,宽宽的浓眉下,闪动着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让人感受到一种深刻的内涵。内涵有如纯净的水,虽至淡却有味;有如高高的菩提,给人以智慧的启迪;有如人生历程中的风景,无它相伴则旅程少趣……
当谈到他的创业历程时,李木平的笑容敛住了,他的脸色凝重……

少小离家历艰辛

很多人的童年回忆,都由不同的零星碎片组成,碎片的形状与大小,取决于各自的兴趣和经历。小说家王朔曾在他那篇著名的小说《动物凶猛》的开头以一种极为怅惘的怀旧者的语调说:“我羡慕那些来自于乡村的人,在他们的记忆里总有一个回味无穷的故乡,尽管这故乡其实可能是个贫穷凋敝毫无诗意的僻壤,但只要他们乐意,便可以尽情地遐想自己丢失殆尽的某些东西仍然可靠地寄存在那个一无所知的遥远的故乡,从而自我原宥和自我慰籍。”而李木平的童年则由苦难与艰辛所组成,没有玩具与小人书陪伴,没有奶粉与面包充饥,更没有诗情画意的回忆片段。李木平出生于1959年,正值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大自然就像是要对人类进行疯狂的报复:百年不遇的干旱、百年不遇的洪水、百年不遇的台风等等就像约定了似的集中在这三年向神州大地发起猛烈的攻击。在科技并不发达、国家并不富有的那个年代,面对大自然的惩罚,人类的力量又是多么的弱小,多么的无奈与无助。全国上下,到处都是因饥饿而面色发黄和浮肿的人群;到处都有因灾难而无家可归的难民。
虽然三年自然灾害对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来说是无关其痛痒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懂事,不懂得世事的变迁及人情的险恶。但他今后的生活会因此而受到影响,他的童年也注定了不会幸福。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幼小的李木平凭着顽强的生命力茁壮地成长着,直到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李木平有兄弟姐妹七人,他排行第四,父亲是国家工人,在一糖厂的卫生院工作,也正因为父亲端着一只铁饭碗,李木平兄弟姐妹七人在那个非凡的年代里不至于饿死。在上学的时候,小小的李木平还要帮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甚至勉强能及的事情,如放牛、赶鸭子、做饭、打柴等等。
当人民的生存面临着严峻挑战时,其他一切都将变得不重要。就算读书也是一样,试想:在一日三餐无以为继的情况下,你能饿着肚子去读书吗?一天可以 ,二天呢?三天呢?所以,李木平快到16岁的时候,就不得不中断对他们来说已是十分奢侈的学业,回到村里参加生产队的劳动。由于缺乏先进的生产工具,没有科学的耕种技术,再加上土壤条件的限制,生产队的劳动效率极其低劣,哪怕你累死累活的拼命劳动,所得到的,还是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微薄收入。除了做工要花体力可以做点干米饭吃之外,其余时间都是以稀饭度日。因此,李木平对童年对家乡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稀饭和功夫茶。当然,这些都不是李木平所要的,他不可能听从命运的摆布随遇而安,他不想把自己的理想与抱负局限于农村这个狭隘的圈子里,他是蛟龙,要去博大的海洋中嬉戏;他是兀鹰,要去广垠的天空中自由翱翔,他是骏马,要去宽广的草原策马奔腾……
为了生存,更为了理想和抱负,年仅16岁的李木平不顾父亲的反对随着国家招工的队伍与同村的一些长辈一起登上了开往“天之涯、海之角”的客轮。
站在甲板上,李木平的心像海水一样澎湃、起伏不定:现在,终于摆脱了束缚,可以像鸟儿般自由地飞翔,可以像鱼儿般任意地遨游。人生,是多么的美妙、多么的惬意啊!转而想到,这是第一次出远门,马上就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工作,要靠自己稚嫩的双肩挑起生活的重担,要用并不丰富的大脑去思考人生,自己有没有勇气、有没有能力去面对?前面等待他的,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江心自能行。”只要有理想、只要有毅力与意志、只要能够吃苦耐劳,李木平相信不管什么样的困难、什么样的难题都能够解决。“‘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不管前面的路是怎么的艰难曲折,有多少的坎坷遭遇,我都将义无反顾的走下去。”李木平在心中立下了宏愿。
李木平的目的地是到海南大岭农场种植橡胶。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海南,也并不是人间乐园。种植橡胶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不仅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付出沉重的体力劳动,同时还要冒着巨大的危险,在橡胶林里,蚊虫蛇鼠随时都会叮你一下咬你一口,而海南的太阳更是出了名的毒。这样辛苦、劳累、危险的工作,一个月的工资才28元钱。生活,也并不是当初所想像的那样,在这里,一样可以找到饥荒的影子。每人每天只有1.2斤大米,一锅菜里面浮不起一个油星,这对正在长身体,并且每天要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年轻人来说,又怎么能够满足身体所需要消耗的能量?又怎么可以填饱肚子?饥饿,就像一个可怕的恶魔,如影随形地跟着他、折磨他。
“我一定要生存,要更加努力拚搏,要活下去;我一定要坚持,不管再苦再累我都要坚持下去,坚持就是胜利。”
在那样艰难困苦的年代,李木平的意志为他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1978年,一声改革开放的春雷振撼着神州大地。于是,万物复苏,人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对生活也有了盼头。
儿行千里母担忧。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不仅令母亲牵肠挂肚,也令父亲心有所虑。出于对儿子的思念及关爱,1979年,李木平父亲多次写信对他说:“自改革开放后,家乡的生活好了很多,发展机会多了很多,希望你能回家乡发展。”
是啊!漂泊的游子谁不思念家乡?家可是一个温馨的港湾啊!何况,李木平已经在外漂泊了整整四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其所经受的辛酸与苦辣非身临其境所不能体会和感受。他很想回家,很想回到那个避风的港湾。可是,在这四年里,除了积累了人生经验,锻炼了身体、磨练了意志外,事业却毫无建树,就这样打道回府的话,他心有不甘,情有不愿。
也许,年轻人与父辈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年轻人有着一颗永不满足、永远进取的心。在李木平的眼里,家乡的变化并不是他所想像的美好,生活还是一样的艰苦,温饱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生活,能够留住李木平的心吗?
不能!
只在家里呆了半年,李木平又开始了他新的征程。

业不立时家不成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的一生有很多事要去做,究竟谁先谁后?作为男人究竟以事业为重还是以爱情为重、是先立业还是先成家?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在某些时候对男人而言:先成家后立业,会没有后顾之忧,避免了因一旦有了家庭的束缚就会顾前顾后而畏首畏尾踌躇不前,甚至意志消沉。而且,立业的过程也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当你立业了以后,一个男人的成熟魅力就在你的身上充分体现了,同时,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较之年轻时的幼稚与简单要成熟稳重许多,况且,事业有成乃男人的基本标志之一。当然,凡事有其利必有其弊,待你事业有成时,你的年龄也在不经意间流逝,会招致许多的人误解而深受其苦。李木平就遇到了这样尴尬的事情。眼看就到了二十七八岁的年龄了,可是李木平还丝毫没有找女朋友结婚的打算,这可急坏了他的父母,特别是父亲,还经常用激将法激他,说他一辈子也找不到老婆了。然而,又有谁能真正了解一个男人的心?
潮汕人善于经商,有“东方犹太人”之称。潮汕人根深蒂固的生意头脑是有传统的。大批潮汕人被迫远走他乡或漂洋过海,到异域讨生活。没有土地的异乡人,最现实的选择就是经商。所以潮汕人很早就有外出经商的传统。而靠近大海的渔民贩鱼、贩盐等最基本的谋生技能,也让潮汕人早早地就与商业结下了不解之缘。许多纵横天下的商业巨子都源出潮汕,在潮汕文化深厚的底蕴里,在功夫茶幽深的淳香里,熏陶出一代代潮汕人精明强干的经商头脑。耳濡目染,在李木平幼小的心中,早已自觉不自觉地埋下了商业的“种子”,随着年月的推移,“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经营天赋也逐渐表露出来。从海南回来后,李木平在家里仅呆了半年,就开始寻找商机。
汕头近海,曾有一段时间走私猖獗,走私过来的物品相对湖南内地来说十分便宜。但汕头的农产品如猪肉之类紧缺,物以稀为贵,价格也是居高不下。如果从汕头拿些走私之类的工业产品到湖南去卖,再从湖南带些猪肉之类的回来到汕头卖,那所得的利润应该十分可观。有着敏捷的经商头脑的李木平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赚钱方法。因为除了这样的天时,他还占有地利、人和的优势:他本身就是潮汕人,他姐夫及姐姐在湖南宜章的一个煤矿工作。于是,李木平充分利用已有的条件,从汕头拿一些袜子到湖南宜章去卖,卖完之后再从宜章带一些肉类如猪头肉之类的回汕头销售。这样的小生意确实也能赚一点钱,但这样的生活十分辛苦,经常来来回回的跑,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也睡不上一个好觉。有一次李木平在广州火车站饿得实在不行了,就去吃稀饭。吃着吃着的时候,李木平感觉到空气中有点不对劲,忙抬头往四周一看,发觉店里的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李木平感到莫名其妙,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再往桌面上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吃了十一碗稀饭,现在手上的是第十二碗了……
1983年,李木平辗转来到了惠州。那时的惠州,隶属惠阳地区,面积很小,仅两条街道,经济、交通、环境都很差。可是,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李木平却看中了这个城市的发展前景,当时他就认为惠州是整个珠三角地区最有发展前景的一座城市,是一个金三角。几十年后的今天,果如他所料,惠州的发展势头大家有目共睹,并有“八十年代看上海,九十年代看惠州”之美誉。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艰苦的过程。李木平刚来惠州时,从最低等的杂工做起,到一些建筑工地拉翻斗车等,工作十分辛苦,条件十分艰苦,有时候想找一个能站着吃饭的地方都很难。不过工资按当时的生活水平来说还算可以,刚开始的时候可以赚到五六元钱一天,后来到十多元钱一天。基本上能吃饱饭,还可以剩点零花钱,如果节俭的话,还可用来添置一二件新衣服。
年轻人的心是永无止境的。个人的温饱问题解决了之后,李木平的心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野心”开始膨胀,他想做“包工头”。那时的包工头是很光荣的,也是很能赚钱的。当然,做包工头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一定的技术和一定的经验。而这些恰恰是李木平所完全缺少的,一没有经济基础,二没有技术,三没有经验,他有的,只是一颗年轻的、充满斗志、充满激情的心。因此,包工头的梦没做多久,就以失败而告终,从亲戚朋友们那里借来的几千元钱全部血本无归。要知道,那时候的几千元钱相当现在的几万元、几十万元。
做包工头亏损之后,李木平不得已只好又去做小生意,赚钱来还债。期间,摆过地摊卖过西瓜等,只要有钱赚,不管做什么都行,哪怕再苦再累,这也是潮汕人的优良传统。1984年,在一间茅房里创办了一家饭店,结果也因经验不足而关门。稍后,又与一位做茶叶生意的企业家合伙开了一家由计划生育办投资的餐厅。从此,开始了他真正创业的第一步。
也许李木平自己未曾发现,在他的骨子里,有着良好的餐馆经营意识经营理念。合股开的餐馆经营了一年之后,李木平觉得这样的餐馆束缚了他的手脚,使他不能按自己的意志办事,不能施展自己的才华,更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于是,由李木平独资一人创办的“怡心”餐馆顺理成章地诞生了。有了自己的餐馆,等于有了自己的舞台,在这片小小的天地中,李木平将自己的经营潜质发挥得淋漓尽致。餐馆虽然也是茅房,但“酒香不怕巷子深”,“斯是陋室,唯吾德馨”。李木平突出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及时推出自己的饮食品牌来吸引顾客。当时他做的“汕头牛肉丸”、“汕头猪肉丸”就名满惠州,许多企业家及社会名流甚至政府官员都慕名而来,以一尝“汕头牛肉丸”、“汕头猪肉丸”为快。
浅水困不住蛟龙,鸟笼关不住兀鹰。“育兴”餐馆的成功,不仅使李木平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也验证他的经营理念与才智,提高了他的知名度。然而,“育兴”餐馆毕竟有它的局限性,毕竟太小,李木平的心却很大,他又要去寻找,寻找一片更大的天空,一个更大的舞台。
岁月不饶人。不经意间,李木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李木平不是不想结婚,在海南的时候,就曾有漂亮的女孩频向他暗递秋波,但他丝毫不为所动,业未立,何以成家?他立誓要等事业有成之后才结婚成家。可是,他的父母却等不及了,他们等着要抱孙子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到了28岁,李木平才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李木平爱人也是潮汕人,在她身上,秉承了潮汕女子的优良传统:正直、善良、纯朴、体贴,能吃苦耐劳。她看中了李木平的开朗直爽,看中了他身上的潜质而与他携手并肩,缔下百年之约。也许,看到他们现在如此幸福美满的爱情和家庭,我们根本就不曾想到他们当初结婚的时候,是多么的困苦,虽不说“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但也拮据得连一个电饭锅都买不起。
未经历坎坷泥泞的艰难,哪能知道阳光大道的可贵;未经历风雪交加的黑夜,哪能体会风和日丽的可爱;未经历挫折和磨难的考验,怎能体会到胜利和成功的喜悦?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无论是婚姻还是家庭,李木平都经受了重重考验,踏平了道道坎坷,经历了种种风霜雨雪,所以他的事业根基永固,他的爱情坚贞不渝,他的家庭幸福美满

眼光决定成与败

1921年7月,在浙江嘉兴南湖湖面上的一只游艇中,有13人正在神情肃穆地讨论、商议一些事情。他们商议、讨论的是一些什么呢?他们所讨论的是一个政党的建设、一个民族的解放、一个祖国的未来。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虽然只有一条船,只有13名代表,但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由此产生,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此点燃了火种。
2004年,在惠州市年年丰美食山庄的某个客房里,蔡楚标、李木平等人正商议、讨论一件事,一件惠州地区前所未有的大事——讨论、筹备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2005年1月,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正式成立。这是所有在惠潮人的福音,促进会将为团结全体会员、弘扬潮汕文化、拓展经济事业而做出卓有成效的贡献,促进会未来的成就更是不可估量。年年丰美食山庄也将随着惠州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的发展而留下浓浓笔墨。
当然,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与中国共产党不可同日而语,但笔者所要说明的是他们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一个是针对国家,一个是针对地区,而这些创史人,他们的高瞻远瞩,他们睿智的头脑与超前的思想,他们独特的眼光以及浙江嘉兴的南湖、惠州的年年丰都将被载入党史和潮人会史。
年年丰,与李木平有着莫大的渊源,更验证了李木平前瞻性、独到而独特的眼光。
“育兴”餐馆成功之后,李木平即把它交给他的弟弟打理,继续寻找自己的理想。在往后的日子里,他投资过房地产,曾是惠州麦雅大厦的投资商;炒过股票,现西藏珍珠还有他的股份,炒股高峰期,他曾买过900多万、1300多万元的股票等等。后来,又抽身前往广州寻求发展。经多次实地考察和反复论证后,李木平又在广州市白云区医院后面购置土地创办了广州年年丰粮油公司,他担任法人代表。通过几年的努力,年年丰公司逐步发展壮大成为一个集团公司,在全国私营油脂企业中排名第三。
人的感情是一种十分复杂、难以解释的东西,在李木平心中,总是难以摆脱一个餐饮情结。2004年,李木平再次回到惠州,与人合资创办年年丰美食山庄。
能够将餐饮与文化完美地合为一体,在就餐的同时能观光、休闲,呼吸清新纯净的空气,聆听大自然的天籁之声,置身于花香鸟语之中,静观天地之杰作,山水交融,物我两忘,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一切,都是那么的绝妙。这,就是年年丰美食山庄,一个由李木平一手创办起来的世外桃源。可是,有谁能想到,在创建这个世外桃源之前,这里是一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毫不起眼的烂山沟,谁也不会想到要去开发他、利用他。不过在李木平眼里,这里却是一个天然的宝藏,只要你能找到打开宝藏的钥匙,就能采集到大量的金银珠宝。
就在李木平打算开发这条烂山沟时,还袭来了不少的冷嘲热讽。只要是决定了的事,就决不退缩,这是李木平处世的风格,在他身上,流淌着一种潮汕人所特有的敢创敢搏精神,只要有一元钱,他就敢拿这一元钱去拼去搏,哪怕搏完之后身无分文也在所不惜。开发这个山庄,既没有规划,也没有设计图,李木平完全凭着自己的想像和眼光去开发,去施工。他想到哪里,挖掘机就挖到哪里,就建设到哪里。就如儒家思想之大成:无为而为之。
为了建好美食山庄,为了经营好美食山庄,李木平把他心爱的“奔驰”也卖掉,天天步行到山庄。
今天的美食山庄,整体规划是那么的完美,每一座建筑都依山而傍,每一处景点都独具匠心。栽得梧桐树,引来金凤凰。这里,成了商界精英商务用餐之地;这里,成了政府官员餐饮消费之所;这里,成了文人墨客纵情挥洒之处……
眼光,决定成败。李木平用行动和事实验证了这句名言。
风雨过后,眼前会是鸥翔鱼游的天水一色。
走出荆棘,前面就是铺满鲜花的康庄大道。
登上山顶,脚下便是积翠如云的空蒙山色。
在这个世界上,
一星陨落,黯淡不了星空灿烂。
一花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
历尽坎坷,走过荆棘,只为了年年都有一个美好的希望,年年都有丰收。今天,身为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的李木平感到最骄傲的不是他的事业,而是他的二男一女三个小孩。在骄傲的同时,李木平也感到深深的内疚:因为创业而没有好好的陪伴他们,没有好好的教导他们。笔者相信,李木平的三个小孩都那么的聪明、懂事,他们一定会体谅父亲的良苦用心,因为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天下百善孝为先。现在,有了一定经济基础的李木平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够好好的侍候父母,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使他们能够得到幸福并安享晚年,直到终老南山,这样于父母于自己都是莫大的安慰。李木平的心愿也应该是天下所有身为人子的最基本的道德准则。但愿天下人都能实现这样的心愿。